大学成绩单能不能寄给家长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08 23:37

  就国内的教育现状,我们对“玩命的中学、快乐的大学”这句话并不陌生。其实,这个表达也不甚准确,因为玩命的何止是中学,从幼儿园开始孩子们就压力山大了,辅导孩子写作业,看孩子的成绩单,成为很多家庭的艰巨工程。对于学生而言只有上了大学,少了父母的日常督促和老师们的严格管理,才最终摆脱了父母监控学习成绩的“悲惨命运”!

  然而,突然有一天,学校将你的大学成绩单邮寄给了父母,你会感觉如何?这不是假设的情形,而是现实中的实例。近日,深圳大学给家长邮寄学生的成绩单,还包括成绩的换算方式、老师的联系方式和《致家长的一封信》。这条新闻一下子炸翻了朋友圈,有淡定表示赞同的,也有表示要想方设法不让快递到家的。有不同的看法和争论都属于正常,但对一些貌似有些道理的观点必须予以澄清。

  首先,学习成绩是大学生的个人隐私吗?有的人说,将大学成绩单邮寄给家长的做法侵犯了个人的隐私权。这其实是对隐私权相关概念的误读。隐私是个人信息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界定隐私的范围源自于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的差异。隐私的核心特质在于私人性,是与他人、群体或社会无关的个人信息,诸如个人的体重、身高或小癖好等。因此,隐私权旨在保护个人生活的安宁不受他人或社会的打扰和干预。大学生的学习成绩不属于这个范围,因为它具有一定的公共性,比如在涉及奖学金、优秀学生、出国资格和保研等事项时,个人成绩会被张榜公布,以示公正公开。那么,将成绩单邮寄给家长也不能算作侵害个人隐私权。就算退一步来讲,学习成绩属于个人隐私,那么在限制隐私权的理由方面,张榜公示与给父母看在理由的权重上没有任何不同。

  其次,大学将成绩单邮寄给家长是一种家长主义思维的蔓延吗?有人认为,这种做法是高等教育的一种倒退和迷失,是对大学生个人主体性的忽视,背后隐藏的是大学中家长主义思维的蔓延。这种说法有点夸大其词,相互之间的因果关系很荒诞。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享有主体性,不仅仅可以自由选择,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负责任不只是自己心理上能接受,同时也能够承担周围的人的评价,这其中包括自己的同学、老师和朋友,自然也应该包括家长。很难说秘而不宣就是一种负责的行为。换一个角度讲,给家长邮寄成绩单就是一种家长主义思维的管理方式吗?家长主义意味着对个人主体性的限制和干预,可是我们为什么在中小学阶段不认为这种家长主义的方式呢?答案就是那个时候还是未成年人。对比一下,其实成年人也意味着脱离父母实现独立自主生活的状态。那么大学生在年龄上达到了成年人标准,但在实质层面上似乎未必。那么就如同一位家长所说:“出资人看一眼财务报表,怎么了?”话糙理不糙,所以单纯地将国外的情况拿过来对比就说我们的做法是家长主义,显然有点过于武断。

  大学把成绩单邮寄给家长只是促进和提升大学教育的一种措施或一种表现,既不能上纲上线,也不能漠然视之,关键之处在于真正地实现“宽进严出”,提升本科教育的质量,培养大学生独立负责的精神。